鼠年的開始,本該是歡歡喜喜慶新年,但是因為從武漢傳出了新型的人傳人肺炎,人心惶惶,這個年過得膽戰心驚。除去政治的角力,我們看回來病毒的本質,讓我不禁想到歷史上發生過的幾次較大的virus crisis…

黑死病 Black Plague

人類的歷史上,有文字記載的第一個大型傳染病是在公元541年的查士丁尼大瘟疫 ( Justinian Pandemic ),不過並不清楚實際上到底是什麼病、多少人喪命。而在介紹歐洲歷史時絕對離不開的一個大重點。黑死病(Black Plague/Death) 在14~18世紀奪走了超過2500萬歐洲人的性命,也因此讓整個歐洲進入了“中古黑暗時期”。

一個說法是,黑死病的起源在於亞洲的中西部,隨著絲路的發展,病菌跟著駱駝商隊一路西進,最終在整個歐洲起了很大的影響。另一個說法則是,1345年韃靼(蒙古)大軍西征時,在現在烏克蘭克裡米亞半島的一個海港城市卡法這裡苦攻不下,最後決定寄出“生化戰”,用投石機把染上鼠疫死亡的屍體當大砲發射,城裡的人被從天而降的“屍體”給嚇到了,殊不知這代表的就是死神降臨…….無論是作為一個"附加的商品"或是"武器",這個在當時超強大的細菌來到了歐洲,搭上了英法百年戰爭的序幕(1337~1453)加上社會衛生條件惡劣 (當時的歐洲還是滿地的屎尿..)、水源遭受污染、醫療概念尚未建立….等等,導致歐洲超過一半的人口死亡,社會秩序改寫。

此圖非卡法之役 (Siege of Caffa),但是為蒙古韃靼大軍攻佔Edinburgh

黑死病 (Black Death)名稱由來於發病的人身上會長出黑死的淋巴瘤,為淋巴瘤鼠疫,而後另一株病毒則轉為肺炎的病徵。過去被公認的說法是從沙鼠身上的病毒,經由跳蚤傳染給人。不過現在也有科學家指出,黑死病在侵襲人類造成大量死亡前,並沒有發現有大量的老鼠死亡,因此不一定是從老鼠來的。相反的,更可能是人類自身身上的頭蝨或跳蚤相互傳染,才會造成如此快速的在人與人之間傳染。無論是上述何者,現代的科學家只能用僅有的、久遠的證據去推測過去發生過的事情,也許到了不久後的未來,會有其他的證據再出現,讓科學家們能更準確的推論出到底事情的真相為何….

十四世紀手抄本  ‘La Franceschina,’ 中黑死病的受難者

在課堂上介紹到『捷克』這個國家的時候,我們會提到鼎鼎有名的『人骨教堂』。主持這個教堂的教士曾經到耶路撒冷朝聖時拿回一把聖土,並將其灑在教堂門口,於是當時很多的有錢人想要死後葬於此地。後來黑死病大爆發後,無論貧富貴賤,很多得病的人乾脆主動跑來這裡等死,也造成了後來在這裡的人骨多到滿出來,到了19世紀只好找個藝術家來幫忙重新裝潢,才有了利用在此埋葬的人骨作為裝飾的想法。(要不然幾萬付人骨要放哪去…?) Lara久聞其名,終於在前年有機會帶著兩個小孩去捷克,去之前還沒4歲的妹妹本來不敢去,是我跟哥哥合力用一包小熊軟糖利誘才得以說服她…沒想到去了之後,她不但不怕還想要拍影片介紹給大家。[註:因為很多人不尊重文物,把莊嚴的人骨教堂裡的人骨當成是搞笑的拍攝道具,所以從2020年開始人骨教堂禁止拍照攝影,除非事先申請許可 ]

中間圖的每一張標籤代表一付尚未被挖出的人骨

天花 Smallpox

比黑死病更早出現、在人類的歷史上造成更大量的災難的傳染病則是天花(Smallpox)。這個我們在歷史課本中也不陌生的名詞,從英國的瑪麗女王、法國的路易十五到清朝的順治皇帝,古今中外許多人都喪生在它之下。細菌的源頭可追蹤到新石器時代時期,目前可追溯的最早的應該就是在古埃及拉美西斯五世的木乃伊上帶有天花病毒的DNA了。在人類馴化牛隻的演化過程中,這個本來只在牛體內的牛痘病毒,進化到能攻擊人體進而成為在1980年以前人類最大的剋星。十六世紀航海大發現,西班牙人從歐洲來到了美洲新大陸,為當地的原住民帶來了可怕的病毒- 天花,造成了上千萬的原住民絕跡,可以說是人類史上最可怕的種族滅絕…..

BAL209236 Columbus at Hispaniola, from ‘The Narrative and Critical History of America’, edited by Justin Winsor, London, 1886 (engraving) (later colouration) by Bry, Theodore de (1528-98) (after); Private Collection; (add.info.: in Columbus and his discoveries;); Flemish, out of copyright

直到1796年一位英國醫生愛德華.詹納 (Edward Jenner) 發明了牛痘疫苗,才大量有效的遏止了天花的傳染。"疫苗"的英文 – Vaccination 就是這位免疫學始祖所創造的,Vacca – 是牛隻的拉丁文字源。直到1956年蘇聯的衛生部長第一次參加世界衛生大會建議WHO要啟動全球接種牛痘疫苗的計畫後,這個傳染病逐漸被控制,到了1977年全球只剩下最後一位自然得病的人被發現痊癒後,天花就此在我們的歷史中被滅絕。這是人類對抗病毒的一大強心針!

西醫的“疫苗”似乎就是中醫所謂的“以毒攻毒”,本來牛痘也是一種病毒,但是卻能拿來醫治另一個更嚴重的病毒,可以說是….身為一個病毒還是有貢獻的..嗎?XDD這十年來有一些人很反對疫苗的施打,就是反對把病毒打入人體。這當然就是看每位家長自己的想法,流感疫苗就是把流感的小量病株打入人體讓我們的身體產生抗體,所以為什麼常常打完醫生護士會提醒說,前兩天可能會有點發燒喔~原因就在此拉~

SARS 非典 H1N1 豬流感 MERS 中東呼吸綜合 EBOLA伊波拉

把時間拉近到我們生活的年代。2003年發生的一場悲劇 SAR ( 非典型肺炎 ) 奪走了全球774條人命(數據來自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這個數字乍聽之下好像不多,但是實際上的致死率是10~15%,也就是100個得病的人就會有10~15人無法被醫治而死亡。2009年的新型流感H1N1的致死率則是6-7%,一般性的季節性流感的致死率是0.3%。 2012年開始在南韓也爆發了中東呼吸綜合症候群 MERS,死亡率高達30~40%!在非洲至今仍猖狂的伊波拉病毒(Epolavirus)更高達50%的致死率!

一開始看到這樣的數據的時候,我不禁想,怎麼致死率這麼高的MERS 和 Epola 我對他們的了解卻是這麼的少?!原因應該就在於…跟我們的距離,比較遠。我指的並不是實際上多少千公里的距離 (南韓離我也沒有很遠啊….) 而是,心的距離….老實說,我對韓國最大的關心應該就是10年來只看過不超過5部的韓劇,對非洲更不用說了,除了埃及之外,我對非洲的認識也算是很有限。也許也因為非洲人口到亞洲的移動力還是比較少的,所以即使這個疾病已經造成上萬人的死亡,卻仍引不起我們的注意…..如果不是因為這次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幾乎像是到了家門口般的迫切,或許我也不會如此認真的認識對全人類影響至鉅的病毒家族….

2019新型冠狀病毒CoronaVirus

主流派的說法是從中國武漢的一個海鮮市場開始,因為那裡販賣一些野味。而此病毒跟17年前的SARS類似,都是從果蝠身上帶原的病菌轉化而來的,以此推論,應該是人類吃了一些不該吃的野味,例如蝙蝠、果子狸等等很少吃的動物導致的結果。很多的文章都提到蝙蝠身上帶原非常多的病毒但是因為需要長時間持續飛行,以致他們的平均體溫高達40度以上,所以就把病毒給燒死不會生病,但是會傳染給平均體溫沒那麼高的人類或是其他動物。因此許多無辜的人因為少數喜歡嚐鮮不忌口的人的行為而受懲罰。我相信人類之所以會有幾樣主要的主食來源一定是其自有因的。當人類學會了用火,從生食進化到熟食,從採集野果到種植稻麥蔬果,而肉類也侷限於幾個主要的種類進行人工繁殖。在這數萬年的進化史中,既然沒被"選到"的,應該就有他的原因吧!可能是不適合大量繁殖、其生物性不適合被人類食用…硬要"逆天而行",造成的後果確實不可收拾。

其實目前並沒有科學家完全確認這個病毒是從果蝠為原宿主,把所有的罪過的源頭都推到蝙蝠的身上也沒有道理。(我真心認為就是人類的貪造成的後果,無論是從哪一種動物來的….動物被人類所獵食已經夠倒霉了 @@ ) 當年的中東呼吸道症候群一開始也被認為是蝙蝠帶原的,後來才發現是中東地區的駱駝,蝙蝠背負了不少無端的罪名…蝙蝠也好、果子狸也好、駱駝也好….人家病毒跟這些動物相安無事,為什麼人類一定要去瞎攪和,讓病毒變形跑到人類的身上呢?!

對於蝙蝠是否是病毒的帶原者這一個議題,有興趣的人可以看這一篇:" 放過蝙蝠一馬吧!" http://www.goldenbat.org.tw/news/401?fbclid=IwAR1cn-0OVK4ZDi-2M109KXCTYOFhOCndM8uGOPuD1kCp3K7OESUt-u9ioJ0

這幾天在網路上看到很多醫護人員的奮戰,剛剛在寫文章的過程中,也看到了一個影片是說一位德國研究冠狀病毒的權威也趕到了武漢,協助中國的科學團隊一起找原因跟解藥。影片中這位病毒專家Professor Hilgenfeld 提到,他的行李箱裡並沒有對抗CoronaVirus的解藥,但是也呼籲大家不要太驚慌,病毒其實是一直存在,而它的影響力也會隨著時間以及最重要的,就是我們開始有意識地去防範而逐漸減弱。所以回到最根本的狀態,

多用肥皂洗手,出入人多的公共場合佩戴外科等級口罩,發現有疑似的症狀時馬上做好防範措施(戴口罩、就醫) 做好自己的衛生管理,保護自己也保護他人!

雖然看起來好像是老生常談的話,但是能完全做到還是需要極大的自律!當世界上大多數的人都開始學習正確的觀念、關心其他的人事物的時候,是不是人禍都會少一點了呢?Let’s hope for the best!